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

医生兼职被免职,多点执业难在哪?

发布时间:2017-03-20 18:04:40   来源:人民网-观点频道 原创稿  

  医生兼职被免职,多点执业难在哪?

  背景:距4月1日医生多点执业制度全面放开没有几天了,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精神科主任胡一文却因为被指“在外兼职”,遭到免职。院方称,胡一文未经医院许可,未向主管部门报备,擅自到私立医院武汉市武中精神病医院兼职,故对其作出行政撤职的处分。

  北京青年报发表朱昌俊的观点:院方所作出的处罚决定,可能有违医生多点执业的改革趋势,但在既有的相关规定下,院方的做法未必就逾矩了。该起事件中院方对医生“兼职”的态度,之于即将全面推行的多点执业改革,或是一种现实的提醒。正如院方所认定的,胡一文与医院签订合同明确为“全职”医师,事先并没有提出多点执业的要求,医院是按照“全职”人员对其进行培养和晋升,并给予“全职”的福利待遇。“兼职”或是即将推行的多点执业,显然就首先会对这种现有的“全职”制度形成挑战。另一个对于医院而言未能言明的反对理由可能是,无论是事先未经报备的兼职,还是以后的多点执业,在客观上都要求医生能有更大的职业自由度,这对当前不少医院特别是公立医院的管理制度可能引发的“不适”,不容忽视。若一方面倡导多点执业,医生变成“公共资源”,另一方面院方却依然延续传统封闭化的“单位人”管理制度,个中矛盾将不可避免。若不重新界定医院与医生之间的“雇佣”关系,不从人事制度和管理制度上,乃至利益的协调分配上,为医生的“自由流通”创造适配的职业环境,多点执业之路恐怕难以顺畅。

  小蒋随想:全面放开医生多点执业,不等于医生可以随意在本单位“翘班”、到其他医院赚外快。这个道理很简单,却可能成为阻碍医生实现多点执业的难点。对医院尤其是公立大医院而言,本院医生若出去执业可能产生各种问题。一是会带来排班“不便”,大医院本来就人满为患,要是值班医生与值班时间再减少,更将“玩不转”。有人觉得,医生去别的医院执业,会起到分流患者的效果。但对大医院而言,患者多其实是“痛并快乐着”。如果患者大量分流,必然会影响大医院的效益。还有,如果本院医生在外院执业发生医疗事故,责任是否全部由外院以及医生本人承担?患者家属要是连医生的本单位一起告怎么办?患者家属会说,是冲着大医院的大医生的名声,去医生多点执业的第三方医院就医,出了医疗事故难道大医院没有一丁点“管理不当”之责?这种事扯起皮来,“粘包”与连带责任能避免吗?对本院没有好处,反而还有不便与隐患,大医院怎么可能轻易放医生出去多点执业?医生多点执业涉及各方的利益与权责划分,牵扯到公立医院等事业单位的人事制度改革。在某种程度上,这已不是“配套工作”要做好的范畴了,而是关于改革步入深水区的问题。

  “最美村医”烧50万元欠条难乐观

  背景:杨全鸿是名乡村医生,在河南新乡农村开了间小诊所,当了数十年的医生,没有积下家产,没能给家人提供一个优越的生活环境,却积下了一整箱的白条,多年来竟有50万之巨。3月7日,杨全鸿把所有的欠条都从箱子里拿出来,投到了院子里的炉子里,付之一炬。

  钱江晚报发表高路的观点: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值得讨论,比如社会保障机制,对困难家庭的扶助,可我好奇的是,这么多的白条是怎么积起来的。谁都有困顿的时候,可是你心里得有数,一年还不起,不妨两年三年,两年三年还不起,不妨十年;还不了全部,每年还一点,对别人也是莫大的安慰。二十年前的一千元,对一些家庭而言也许不那么好还,可是二十年后,你如果还觉得是个沉重的负担,就不能说是正常现象了。一部分人困顿可以理解,可是,这么多人、50万的白条收不回来,就不能理解。杨全鸿说,自己要烧欠条的念头其实早在两年前就有了。那时候,他先后荣获河南省最美乡村医生、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, “再说欠条的事儿,就没啥意思了。”杨说的没啥意思,说到底是荣誉带来的负担,话是从杨的口中说出来,却是围观者的普遍心态,仿佛一个“最美乡村医生”“优秀共产党员”就有义务做这些事,就不能谈钱的事。如果说那些欠钱不还的患者是用自己的失信来回报诚信,用不义回报仁义,那社会则是用简单的道德补偿来掩盖自己身上的责任。杨全鸿也许能一直仁下去,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的,伤害了他们,最终是让社会对善良关起了大门。这个时候,谁都可能是那个利益受损者。

  小蒋随想:相对于大城市的大医院给一名大病患者做一次手术就是几十万元,一名乡村医生积累下50万元的患者欠条,需要多少时间,要看多少患者,要付出多少心血,是件想起来都让人感觉“头大”的事。有人可能会说,正因为这样,才给他“最美、优秀”的称号啊。仿佛这些称号就能化解一切。某些人倒是觉得化解了,可乡村医生觉得“再说欠条的事儿,就没啥意思了。”这算不算是让人家反而背负上了“道德负担”?给予光荣称号的本意是好的,但在世俗与功利思维下,会不会异化为“捧杀”?杨全鸿在当地有点小名气,但这种“名”与明星能带来利的“名”,完全不同。在某些人看来,这种名纯粹是赔本赚吆喝,是傻帽的代名词。这样的名人,会受到善良者的崇敬,但有多少人愿意学习效仿却很难说。人终归需要保留一些私权利。如果某些外力让人“不得不主动”放弃私权利,我们不应庆幸,而是需要反思乃至警惕。

  小蒋的话:大家好,我是小蒋。国事,家事,天下事,天天都有新鲜事。你评,我评,众人评,百花齐放任君看。观点各有不同,角度各有侧重,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、理性公正。

责任编辑:赵子滟

延伸阅读
    网友评论(共0条评论,查看精彩评论,请点这里)
    用户名:     密码:    匿名发表